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主页 > 服务内容及说明 >
现在马上去第六医院
* 来源 :http://www.sthr365.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4-27 14:13 * 浏览 :

听到这里,邓长英心凉了大半截,她用微弱的声音喊着:““快救救我,否则没命了!”

但她不知道该怎么找,有好几晚都睡不好。最后想到借助媒体的力量寻找救命恩人,让她当面鞠个躬,说声“谢谢”。

邓长英说,来宁波这10多年,常常在报纸上看到出租车司机救死扶伤的事情,没想到这次被自己碰上了。

“你快报警吧,先送医院!”老乡建议肇事私家车主尽快报警,但司机却支支吾吾推脱:“我没带手机。”

“当时我倒在地上动不了,感觉有东西从额头流下来,用手一摸全是血。整个人完全被吓住了,只会喊救命。”现在回忆起这场车祸,邓长英还有些后怕。

当时,有同事看到他坐垫套上有一大摊血迹,随口问了一句:“这是怎么回事?”

邓长英回忆说,当时她本来想自己起身,但整个人软绵绵的,根本站不住。“我很想记住他的样子,眼睛却根本睁不开。可是我很清楚听见,周师傅抱着我往急诊室跑的时候,整个人气喘吁吁的。”

当天上午,周师傅刚好在运营途中,乘客在高新区上车,准备去南部商务区。在途经福庆南路和富强路路口时,他突然发现有个人躺在地上,边上是一大摊血。

周师傅丝毫没有犹豫,一把抱起躺在地上的邓女士,让她躺在后排座椅,一名老乡陪同去医院。

周师傅怎么都不肯收礼,邓长英只能深深鞠一躬,一句“谢谢”包含了千言万语。

“一看就知道是出车祸了,没有多想,救人要紧。”周师傅赶紧和车上的乘客商量,让他下车换辆出租车,他打算下车救人。

后面的事,邓长英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听老乡说,肇事司机开的是一辆蓝色的本田私家车,大约三十几岁,他没有第一时间报警。

周师傅把车停在医院门口,然后抱着邓女士一路狂奔到急诊室。“医生,快救人,她不行了。”

一路上,周师傅猛踩油门,因为刚好在早高峰,路上很堵。他拨打电话求助交警部门:“我车上有伤员,失血较多,现在马上去第六医院。”从事发地点到宁波第六医院,周师傅开了15分钟左右。

看到自己救下的邓长英,周师傅笑着说:“你不认识我,我也记不得你了。当时你满脸是血,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你现在没事,我就放心了。”

事情发生在4月28日上午8点多,邓长英和平日里一样骑着电瓶车去上班。她在宁波一家电子厂工作,福庆南路是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那天早上,她刚好碰上两个老乡,三个人前后骑着电瓶车去上班。在福庆南路和富强路路口,刚好红灯亮起,邓长英停车等待。绿灯亮起来的时候,她就径直往前骑了,两个老乡跟在后头。突然有一辆私家车右转弯,一下子就把她连人带车撞倒了,把老乡吓得不轻。

“没事,刚才有人出车祸了。”周师傅说得轻描淡写。在单位,甚至家里,他都没有向任何一个人说起救人的事。

邓长英所说的那位出租车司机就是宁波国华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司机周亚存。

在记者的帮助下,宁波市出租车协会终于找到了浙bt0182周师傅。昨天,邓长英和丈夫拎着一大早就买好的水果等礼物,要当面谢谢他。

邓长英是湖南邵阳人,今年38岁。十几年前,她随丈夫来宁波打工。现在一家三口早已在这座城市扎根。

丈夫吴仁芳说,“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救她的师傅在哪里,一直念叨着救命恩人。”

他还特意嘱咐老乡,“你快拿衣服按住她的伤口,流这么多血身体会吃不消。”

周师傅今年58岁,开出租车只有两年多,奉化人。面对他们的礼物,周师傅连连摆手,“我看见了,怎么能不去救。这点事,你别放在心上了,这些东西我不能收。”

送进急诊室,帮忙办好住院手续,周师傅悄悄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信息。

邓长英出院以后,一直有个心愿,就是希望找到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他及时救我,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甚至连救命恩人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无论怎么样,让我当面谢谢他。”

说起这个,周师傅有些不好意思,“年纪大了,一口气跑到急诊室,确实有些抱不动了。而且当时心里着急,生怕耽误几分钟,一条命就没了。”